首页 > 正文
杭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好,虹桥医院癫痫技术到底怎么样,杭州中医能根治癫痫吗

南京有没有冶医院癫痫专病,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杭州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浙江哪家医院治小孩癫痫好,江苏哪里有治癫痫病的医院,杭州治癫痫病的好医院,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上海治疗癫痫病的好办法,江苏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好,杭州有哪里医治癫痫病

  原标题:落马省委常委的最新证言

  河北省委原常委、组织部原部长梁滨,在一起案件审理中,成为了证人。

梁滨受审时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侯爱明行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侯爱明原任太原警官职业学院政委。

  今年1月,侯爱明因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今年5月又因涉嫌行贿罪被捕。

  今年7月,侯爱明犯行贿罪一审宣判。经审理查明,侯爱明犯挪用公款罪被宣告缓刑后,在缓刑考验期限内发现判决宣告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依法应当撤销缓刑,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数罪并罚。后被判决与前罪有期徒刑三年并罚,总和刑期五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一审判决作出后,侯爱明不服提出上诉。今年8月25日,山西省太原市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侯爱明的行贿对象,就是梁滨。在侯爱明行贿案一审时,出具了梁滨的证言。

  据判决书显示,2005年8月至2011年11月,侯爱明在太原市迎泽区青年路晋府公寓、云水大酒店等地,先后三次向时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中共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梁滨行贿。

  第一次是在2005年8月,侯爱明让其兄侯某出资23.68万元购买一辆本田雅阁轿车,在太原市迎泽区青年路晋府公寓送给梁滨的妻子李某。车辆登记在侯某任法定代表人的山西伟誉经贸有限公司名下。2009年3月,在梁滨授意下,侯爱明将该车过户至李某的弟弟名下,由李某继续使用。

  梁滨证言称:2005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和我爱人李某商量想买台车,后来有一次我和侯爱明一起吃饭时说起这件事,他让我俩先去看看,之后我和我爱人看上了本田雅阁车就告诉了侯爱明,他说这件事不用我管了,到时候他把车的手续、牌照都办好然后把车给我开过来,后来侯爱明就把一台新的本田雅阁车开到了我在太原市晋府公寓的家,交给了我爱人李某。我记得这台车当时价格应该是20多万元,买车钱是侯爱明出的,全部手续办完一共多钱我也不清楚。后来我爱人李某说要将车过户到她弟弟的名下,我想这台车我没有花钱,将车落在我和我爱人名下影响都不好,就同意了我爱人的意见,办理过户等费用都是侯爱明出的,这台车一直由我爱人李某使用。

  侯爱明向梁滨的第二次行贿是在2007年。

  2007年3月,侯爱明因利用司机和社会上的车托勾结,买卖吉祥号牌,被反映到太原市纪委。侯爱明得知其被太原市纪委调查后,便请托时任山西省副省长梁滨出面疏通。

  梁滨接到侯爱明请托后,就给时任太原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李永林打电话,“说侯爱明是他的老乡,让我关照。”“后来经过我们山西省太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调查后,发现侯爱明只是给一个朋友确定了车辆吉祥号牌,所以我们就让他做出深刻检查,我并没有对他照顾。”李永林称。

  2007年6月,在梁滨赴美国、加拿大考察前,侯爱明在其车内送给梁滨1万美元。

  梁滨对此称,“侯爱明在我出国之前约我吃饭,在他车上他给了我一个信封说给我拿点钱出国用,我推辞了一下就收下了,回来后我看到里面是1万元美金。后来这些钱我出国时花了一部分,剩下的拿回太原的家里和我其他的美元放在了一起,之后我把钱带到了我北京的家中。”

  侯爱明向梁滨的第三次行贿是在2011年11月、梁滨女儿结婚时。

  梁滨称,“2011年11月,我女儿梁相宜结婚,我让侯爱明帮我联系酒店招待客人,当时由于我在河北有事,第二天才回到太原,到家后,(妻子)李某告诉我侯爱明送了10万元人民币,我就让李某收着。”

  据判决书显示,此时担任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梁滨,在接受侯爱明这10万元贿赂之前,已帮助其提拔了2名省管干部。

  判决书称,2011年下半年,侯爱明为时任河北省邯郸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闫某,河北省肥乡县县委书记宋某职务晋升事宜,请托时任河北省委组织部部长梁滨给予帮助,梁滨表示同意。2012年5月、2013年3月,梁滨分别同意了邯郸市委上报建议闫某拟任邯郸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副厅级)、宋某被提名为邯郸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人选的请示。

  梁滨在证言中称:2011年左右,有一次我回太原,侯爱明打电话和我说河北肥乡县委书记宋某来太原了让我过去吃饭,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个侯爱明的朋友,在饭店侯爱明向我介绍宋某的情况,让我在宋某工作提拔方面提供关照,我答应他有机会会考虑,2012年邯郸市委换届他没有推荐出来,2013年邯郸市政府换届,宋某被提名为邯郸市副市长人选,后经我同意省委组织部推荐宋某当上了邯郸市副市长。2012年左右,侯爱明向我介绍闫某的情况,让我帮助他提拔,闫某当时是邯郸市开发区的书记兼主任(正处级),在2011年开发区升格为副厅级单位,但闫某的级别还是正处级没有解决副厅级,后来我向邯郸市委组织部长陈某了解了闫某的情况后,说如果闫某工作不错就不用换人,让他在开发区继续当书记兼主任,最后在我的帮助下,闫某继续担任了开发区书记兼主任,解决了副厅级。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查询到,上述的宋某名为宋仁堂,去年12月已由邯郸市副市长调任沧州,现任沧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闫某名为闫德英,他于2015年1月增补为邯郸市政协副主席,今年10月23日,闫德英以邯郸市政协党组成员的身份,参加了邯郸市政协党组中心组召开的十九大报告专题学习会。

  在侯爱明行贿案一审时,还出具了宋仁堂、闫德英的证言。据供述,2人都是通过一个叫王永进的商人,认识了侯爱明,由此联系上了梁滨。

  一审判决后,侯爱明提出上诉。今年8月25日,太原市中院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侯爱明三次行贿的梁滨,在去年11月,已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落马省委常委的最新证言

  河北省委原常委、组织部原部长梁滨,在一起案件审理中,成为了证人。

梁滨受审时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侯爱明行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侯爱明原任太原警官职业学院政委。

  今年1月,侯爱明因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今年5月又因涉嫌行贿罪被捕。

  今年7月,侯爱明犯行贿罪一审宣判。经审理查明,侯爱明犯挪用公款罪被宣告缓刑后,在缓刑考验期限内发现判决宣告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依法应当撤销缓刑,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数罪并罚。后被判决与前罪有期徒刑三年并罚,总和刑期五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一审判决作出后,侯爱明不服提出上诉。今年8月25日,山西省太原市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侯爱明的行贿对象,就是梁滨。在侯爱明行贿案一审时,出具了梁滨的证言。

  据判决书显示,2005年8月至2011年11月,侯爱明在太原市迎泽区青年路晋府公寓、云水大酒店等地,先后三次向时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中共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梁滨行贿。

  第一次是在2005年8月,侯爱明让其兄侯某出资23.68万元购买一辆本田雅阁轿车,在太原市迎泽区青年路晋府公寓送给梁滨的妻子李某。车辆登记在侯某任法定代表人的山西伟誉经贸有限公司名下。2009年3月,在梁滨授意下,侯爱明将该车过户至李某的弟弟名下,由李某继续使用。

  梁滨证言称:2005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和我爱人李某商量想买台车,后来有一次我和侯爱明一起吃饭时说起这件事,他让我俩先去看看,之后我和我爱人看上了本田雅阁车就告诉了侯爱明,他说这件事不用我管了,到时候他把车的手续、牌照都办好然后把车给我开过来,后来侯爱明就把一台新的本田雅阁车开到了我在太原市晋府公寓的家,交给了我爱人李某。我记得这台车当时价格应该是20多万元,买车钱是侯爱明出的,全部手续办完一共多钱我也不清楚。后来我爱人李某说要将车过户到她弟弟的名下,我想这台车我没有花钱,将车落在我和我爱人名下影响都不好,就同意了我爱人的意见,办理过户等费用都是侯爱明出的,这台车一直由我爱人李某使用。

  侯爱明向梁滨的第二次行贿是在2007年。

  2007年3月,侯爱明因利用司机和社会上的车托勾结,买卖吉祥号牌,被反映到太原市纪委。侯爱明得知其被太原市纪委调查后,便请托时任山西省副省长梁滨出面疏通。

  梁滨接到侯爱明请托后,就给时任太原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李永林打电话,“说侯爱明是他的老乡,让我关照。”“后来经过我们山西省太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调查后,发现侯爱明只是给一个朋友确定了车辆吉祥号牌,所以我们就让他做出深刻检查,我并没有对他照顾。”李永林称。

  2007年6月,在梁滨赴美国、加拿大考察前,侯爱明在其车内送给梁滨1万美元。

  梁滨对此称,“侯爱明在我出国之前约我吃饭,在他车上他给了我一个信封说给我拿点钱出国用,我推辞了一下就收下了,回来后我看到里面是1万元美金。后来这些钱我出国时花了一部分,剩下的拿回太原的家里和我其他的美元放在了一起,之后我把钱带到了我北京的家中。”

  侯爱明向梁滨的第三次行贿是在2011年11月、梁滨女儿结婚时。

  梁滨称,“2011年11月,我女儿梁相宜结婚,我让侯爱明帮我联系酒店招待客人,当时由于我在河北有事,第二天才回到太原,到家后,(妻子)李某告诉我侯爱明送了10万元人民币,我就让李某收着。”

  据判决书显示,此时担任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梁滨,在接受侯爱明这10万元贿赂之前,已帮助其提拔了2名省管干部。

  判决书称,2011年下半年,侯爱明为时任河北省邯郸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闫某,河北省肥乡县县委书记宋某职务晋升事宜,请托时任河北省委组织部部长梁滨给予帮助,梁滨表示同意。2012年5月、2013年3月,梁滨分别同意了邯郸市委上报建议闫某拟任邯郸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副厅级)、宋某被提名为邯郸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人选的请示。

  梁滨在证言中称:2011年左右,有一次我回太原,侯爱明打电话和我说河北肥乡县委书记宋某来太原了让我过去吃饭,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个侯爱明的朋友,在饭店侯爱明向我介绍宋某的情况,让我在宋某工作提拔方面提供关照,我答应他有机会会考虑,2012年邯郸市委换届他没有推荐出来,2013年邯郸市政府换届,宋某被提名为邯郸市副市长人选,后经我同意省委组织部推荐宋某当上了邯郸市副市长。2012年左右,侯爱明向我介绍闫某的情况,让我帮助他提拔,闫某当时是邯郸市开发区的书记兼主任(正处级),在2011年开发区升格为副厅级单位,但闫某的级别还是正处级没有解决副厅级,后来我向邯郸市委组织部长陈某了解了闫某的情况后,说如果闫某工作不错就不用换人,让他在开发区继续当书记兼主任,最后在我的帮助下,闫某继续担任了开发区书记兼主任,解决了副厅级。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查询到,上述的宋某名为宋仁堂,去年12月已由邯郸市副市长调任沧州,现任沧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闫某名为闫德英,他于2015年1月增补为邯郸市政协副主席,今年10月23日,闫德英以邯郸市政协党组成员的身份,参加了邯郸市政协党组中心组召开的十九大报告专题学习会。

  在侯爱明行贿案一审时,还出具了宋仁堂、闫德英的证言。据供述,2人都是通过一个叫王永进的商人,认识了侯爱明,由此联系上了梁滨。

  一审判决后,侯爱明提出上诉。今年8月25日,太原市中院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侯爱明三次行贿的梁滨,在去年11月,已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落马省委常委的最新证言

  河北省委原常委、组织部原部长梁滨,在一起案件审理中,成为了证人。

梁滨受审时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侯爱明行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侯爱明原任太原警官职业学院政委。

  今年1月,侯爱明因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今年5月又因涉嫌行贿罪被捕。

  今年7月,侯爱明犯行贿罪一审宣判。经审理查明,侯爱明犯挪用公款罪被宣告缓刑后,在缓刑考验期限内发现判决宣告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依法应当撤销缓刑,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数罪并罚。后被判决与前罪有期徒刑三年并罚,总和刑期五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一审判决作出后,侯爱明不服提出上诉。今年8月25日,山西省太原市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侯爱明的行贿对象,就是梁滨。在侯爱明行贿案一审时,出具了梁滨的证言。

  据判决书显示,2005年8月至2011年11月,侯爱明在太原市迎泽区青年路晋府公寓、云水大酒店等地,先后三次向时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中共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梁滨行贿。

  第一次是在2005年8月,侯爱明让其兄侯某出资23.68万元购买一辆本田雅阁轿车,在太原市迎泽区青年路晋府公寓送给梁滨的妻子李某。车辆登记在侯某任法定代表人的山西伟誉经贸有限公司名下。2009年3月,在梁滨授意下,侯爱明将该车过户至李某的弟弟名下,由李某继续使用。

  梁滨证言称:2005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和我爱人李某商量想买台车,后来有一次我和侯爱明一起吃饭时说起这件事,他让我俩先去看看,之后我和我爱人看上了本田雅阁车就告诉了侯爱明,他说这件事不用我管了,到时候他把车的手续、牌照都办好然后把车给我开过来,后来侯爱明就把一台新的本田雅阁车开到了我在太原市晋府公寓的家,交给了我爱人李某。我记得这台车当时价格应该是20多万元,买车钱是侯爱明出的,全部手续办完一共多钱我也不清楚。后来我爱人李某说要将车过户到她弟弟的名下,我想这台车我没有花钱,将车落在我和我爱人名下影响都不好,就同意了我爱人的意见,办理过户等费用都是侯爱明出的,这台车一直由我爱人李某使用。

  侯爱明向梁滨的第二次行贿是在2007年。

  2007年3月,侯爱明因利用司机和社会上的车托勾结,买卖吉祥号牌,被反映到太原市纪委。侯爱明得知其被太原市纪委调查后,便请托时任山西省副省长梁滨出面疏通。

  梁滨接到侯爱明请托后,就给时任太原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李永林打电话,“说侯爱明是他的老乡,让我关照。”“后来经过我们山西省太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调查后,发现侯爱明只是给一个朋友确定了车辆吉祥号牌,所以我们就让他做出深刻检查,我并没有对他照顾。”李永林称。

  2007年6月,在梁滨赴美国、加拿大考察前,侯爱明在其车内送给梁滨1万美元。

  梁滨对此称,“侯爱明在我出国之前约我吃饭,在他车上他给了我一个信封说给我拿点钱出国用,我推辞了一下就收下了,回来后我看到里面是1万元美金。后来这些钱我出国时花了一部分,剩下的拿回太原的家里和我其他的美元放在了一起,之后我把钱带到了我北京的家中。”

  侯爱明向梁滨的第三次行贿是在2011年11月、梁滨女儿结婚时。

  梁滨称,“2011年11月,我女儿梁相宜结婚,我让侯爱明帮我联系酒店招待客人,当时由于我在河北有事,第二天才回到太原,到家后,(妻子)李某告诉我侯爱明送了10万元人民币,我就让李某收着。”

  据判决书显示,此时担任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梁滨,在接受侯爱明这10万元贿赂之前,已帮助其提拔了2名省管干部。

  判决书称,2011年下半年,侯爱明为时任河北省邯郸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闫某,河北省肥乡县县委书记宋某职务晋升事宜,请托时任河北省委组织部部长梁滨给予帮助,梁滨表示同意。2012年5月、2013年3月,梁滨分别同意了邯郸市委上报建议闫某拟任邯郸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副厅级)、宋某被提名为邯郸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人选的请示。

  梁滨在证言中称:2011年左右,有一次我回太原,侯爱明打电话和我说河北肥乡县委书记宋某来太原了让我过去吃饭,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个侯爱明的朋友,在饭店侯爱明向我介绍宋某的情况,让我在宋某工作提拔方面提供关照,我答应他有机会会考虑,2012年邯郸市委换届他没有推荐出来,2013年邯郸市政府换届,宋某被提名为邯郸市副市长人选,后经我同意省委组织部推荐宋某当上了邯郸市副市长。2012年左右,侯爱明向我介绍闫某的情况,让我帮助他提拔,闫某当时是邯郸市开发区的书记兼主任(正处级),在2011年开发区升格为副厅级单位,但闫某的级别还是正处级没有解决副厅级,后来我向邯郸市委组织部长陈某了解了闫某的情况后,说如果闫某工作不错就不用换人,让他在开发区继续当书记兼主任,最后在我的帮助下,闫某继续担任了开发区书记兼主任,解决了副厅级。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查询到,上述的宋某名为宋仁堂,去年12月已由邯郸市副市长调任沧州,现任沧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闫某名为闫德英,他于2015年1月增补为邯郸市政协副主席,今年10月23日,闫德英以邯郸市政协党组成员的身份,参加了邯郸市政协党组中心组召开的十九大报告专题学习会。

  在侯爱明行贿案一审时,还出具了宋仁堂、闫德英的证言。据供述,2人都是通过一个叫王永进的商人,认识了侯爱明,由此联系上了梁滨。

  一审判决后,侯爱明提出上诉。今年8月25日,太原市中院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侯爱明三次行贿的梁滨,在去年11月,已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责任编辑:张玉

杭州治疗癫痫要多少钱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